【cp菊耀】
【短小】
【算是教师节贺文吧】


        花店里的花变多了。 
  王耀在路过一家花店时,正好看见了几个来买花送给老师的小孩子。他这才想起来,今天是个什么日子。 
  难怪濠镜昨天说他要过来……王耀也走进花店,让花店的店长帮他包几束花。 
  这些是要送给曾经教过他的人的花。 
  也许和孩子们纯粹的感恩之情不同。他自认为这是一份掺了杂质的感情。 
  手中的花束上带着清晨的露水,随着花瓣细微的颤动被抖落到包装的塑料纸上,而又滑下,消失在花中。 
   
   
  “先生,我来了。”王濠镜屈起两个手指,敲了敲门。 
  似乎是等候多时,没有听见跑步的声音,门却不一会儿就开了。 
  “你来啦。先在那儿坐一下吧。”他看见王濠镜手中捧着的三束花,心里已经了解了几分。“为什么送我这么多花啊?” 
  “先生一直是值得我们尊敬的老师。这些花是晓梅,嘉龙还有我对先生的敬意与感激。” 
  “都是些很久远的事了,现在的我也教不了你们什么。不如拜拜孔夫子,教了全国十几亿人。” 
  “先生过谦了,先生一直是我们的榜样。对了,嘉龙说他那里最近出了点事,所以回不来了。”他有些刻意地回避了关于林晓梅的话题,他知道王耀大概不想听这个。 
  “嗯。今日既然来了,就陪我喝点茶聊聊天吧。” 
  “的确是许久未与先生静下心来聊天了。总是被各种事情缠身,为了自身生来就有的责任而奔走,虽说暂且仍未透支,但也不远了。” 
  “平日里的事情多是多,但是习惯了之后就能够闲下来做些自己喜欢的事。责任固然是无法逃避的,可是可以选择如何去尽责。” 
  “先生说得是。为了不让自己‘生病’,就必须找到二者中的平衡点。若是真的说起来,我们也不过是为了承担这些责任才出现的。” 
  “话题倒是越走越偏阿鲁。随我出门走走如何?我也要送些花给‘老师’们啊。” 王耀站起身来,理了理有些压皱的长袍。王濠镜便也跟着王耀,拿了放在边角的花,向屋外走去。 
   
   
  “这里便是了。”王耀停下脚步。 
  “这是……” 
  “大秦的衣冠冢。我把他曾经从丝绸之路送来的衣裳葬于此。不然,我想见见老友都要跑半个地球,这也太累了。”他蹲下身来,伸手拍拍上面薄薄的一层沙土。这个地方很明显是个容易刮风的地方,正好位于四通八达的开阔地儿。如果只是一层这样的沙,想必是常有人来为他拂去尘土吧。 
  王耀放下手中的花束,打算就这样离开。 
  这不仅仅是先生的老师,也是教给世界道理的人。王濠镜这么想着,向这座坟墓鞠了一躬,转身追赶上尚未走远的王耀。 
   
   
  “今天的事情仍有未完成的。”王耀也知道,他为了今天来见自己,一定是熬夜了好几天。最近事情这么多,怎么可能像他看起来那样一身轻。 
  “你先回去把那些事情处理一下吧,这种事情都是耽搁不得的。”他拍了拍王濠镜的肩膀,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 
   
  王濠镜一直很喜欢先生的笑容,那是世界上最温柔的事物,他没有想过,他自己也是个如此温柔的人。 
  “那我先走了。教师节快乐,先生。” 
  “嗯,慢走。” 
   
  直到看着王濠镜提着包走到了视线的尽头,他才终于闭上眼。 
  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 
  “王耀先生。” 
  “怎么了?” 
  “有送给您的花。” 
  “名字?” 
  “没有名字。” 
  他伸手接过包装精美的花束。 
  【感激之意】
  “太明显了啊你。” 
  “那我今早送去的花你也应该收到了吧。” 
  对本田菊所表达的感谢之意有些惊讶。在此之前,他从未收到过本田菊的花束。 
  “某种意义上的良师益友吗?” 
   
  曾经教过王耀的人,都被他视作老师。 
  如果不论教育手段如何,那么他的确算得是王耀的老师。 
   
  本田菊在看到桌上放着的花时,下意识地把边上附带的小卡片翻过来,想看看到底是谁送的这样一束花。 
  完全不必看内容,这个熟悉的字迹,难道他会不认识吗? 
  这种讽刺在下的方式,倒是有种令人难受的熟悉感呢。 
  他把包装拆掉,将花小心翼翼地插入空花瓶中。 
  似乎有什么东西掉了。 
  他蹲下来,捡起地上的小纸片。 
   
  他把纸片上的毛笔字认认真真地看了三遍。双手合十,把纸片放在掌间,面朝西跪坐着。 
  纸片上的字是什么。 
  我认为这是没有必要知道的事情。
  
  
  
  
  
  

评论
热度 ( 14 )

© 无所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