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时归来【法贞】

  大半夜来发文
        掺了极少极少的初恋,就算特别雷也应该没关系吧……可以作友情向理解。
       题材来自朋友
       “在法/国可以与尸体结婚”


    金发少年站在风中,手中紧紧地拽着一条发带,柔弱的身躯使他看起来更像是个即将被风吹走的女子,却很少有人将他误认为女子,他身上那份令人感到沉重的气息绝非一个女子所能拥有。他的脚下,是法/国一片不知名的草地。对面身披战甲的少女微笑着,消失在原野之中。
        “这可是一条经历过好几次战争的发带呢。带着它吧。你终将归于法/兰/西。”
她也的确回来了,以一捧灰的形式。
        过去她总是担心自己不好配不上弗朗西斯。“现在的你可是圣女贞德,法/国的女英雄。而且,你也不必担忧这些了。”弗朗西斯把手中的灰捏得更紧,但还是被风带离。他的发带被烈火焚为灰烬,消失在法/国的空气之中。小心地把灰倒进一个小盒子里,盒里闪烁的光芒有些晃眼,他不由得揉了揉眼睛,几滴说不清是生理性的泪还是什么,从眼睛里溢了出来,“眼睛还真是有些难受呢,明明只是一枚小戒指。”
        偌大的平原上没有一个游客。战争的年代,人们往往只想着如何活过这一天,抑或如何活过明天,没有更多的闲趣来散步。“你总会回来的,我有足够的时间来等待你。”他顿了顿,“回来时,可要记得把我的发带还回来啊。”

      
  
   可能也就只是一个下午,也可能已经过了几千个下午。他等她回来。
        人群之中,红白蓝条纹的发带一闪而过。他第一次想起这个世界上原来还有一种名为“时间”的东西,在人们无法看见的地方,以人类永远无法超越的速度奔跑着。快到,他来不及抓住她,便又失了她的踪影。       他也不知道要如何去寻找她,他回到了他孤独的原野。这里已经站满了人,熙熙攘攘地观赏着地上的蒲公英,有时风会调皮地吹起一大片蒲公英,飞到人们身上,又被无情地拍落。他穿过人群,如同置身于海洋,行进艰难,无法呼吸。少女的金发不时出现在他的视野,他终于找到了她。
  弗朗西斯张开的双臂停在半空,又缩了回来,绕到少女的面前,用自己最亲和的笑容面对对方,百年没有练习的动作此刻已然生疏了不少。他好看的手伸到少女面前。“美丽的少女啊,可否让哥哥为你介绍这片永远怀念着一个人的土地。”少女的戒备心告诉她不可以,但当她抬起头时,她的手已经不由自主地搭了上去。她也就干脆跟着眼前这个看起来毫无恶意的人走。
  对方将她带上了一个高台,她也顾不得弗朗西斯会不会对她做什么,趴在周围的石扶手上,把这里的景象一一记在心里。“很美吧?这里可以看见周围所有的景观,是我最喜欢的地方。”少女不禁点了点头,这才恍然想起自己背上的画板。弗朗西斯见她画得认真,也就自己看着远方的景色。
  少女抬起了头,脖子处发出清脆的骨头声响,有些酸痛,她伸出手去揉了揉脖子,又转了转头,惊讶地发现弗朗西斯还在盯着风景发呆。对方胸前的宝石有些晃眼。少女起身收起画板,弗朗西斯也好像一下子回过神来,转头对着少女微笑:“怎么样,画完了吗?这景色还真是看多久都不会腻呢。”少女低下头,脸上不知是不是因为黄昏的光线,有点泛红。“嗯,不过不好看,没办法把这里的震撼描绘下来。”少女好像又想起了些什么,“啊今天一天您都一直陪我在这里看风景,也耽误了您很多时间,不如这幅画就送给您作为报酬吧。”弗朗西斯略为惊讶,但下一秒就绽放出了更加亲和的笑容,“好呀,不过,你的发带我非常喜欢,可以留给我做个纪念吗?”“当然!”少女很爽快地把发带解下,随手卷起画,用发带扎住,一并递给了弗朗西斯。“那么,我就先走啦!不过……我可以冒昧地问一下,先生,我可有幸能知道您的名字?”他沉默了一下,似乎在思考一个百年以来都未曾思考过的问题“能被美丽的小姐知道姓名是哥哥我的荣幸呢。嗯……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当然,你也可以叫我法/国。”少女没有在意对方自称为法/国的可笑行为,挥了挥手,就转身离去。
  弗朗西斯站在扶手边目送少女离去,不知道下一次这样微笑会是什么时候了。
  
  
  这就是弗朗西斯第一次遇见她的转世的情景。
  
  
  他又一次盯着挂满发带的盒子发呆,杯里的红酒将反射的红光映在盘中冷掉的糕点上。自己很早以前也嘲笑过某个人吧,为什么糕点凉掉了还要等人回来。但是现在无论是凉的还是热的糕点,都毫无意义。弗朗西斯拿起手中刀叉,刀把糕点裂成数块,他把这些糕点一块一块地送进嘴里,毫无意义地重复着,仿佛在练习古代的宫廷礼。用餐完毕。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桌上放着的文件是不知何时写完的提议“与尸体结婚合法化”他摘下胸前的宝石装进盒里。“我会给你一个盛世婚礼,万国会来为你送上祝福,为你唱起颂歌。”
  提议一次性通过。
  法/国本便是一个浪漫的国度,这种意味着永恒爱情的提议他们自然不会否决。
  “你还在生我的气吗?”他吻了吻手中的宝石。
  “你喜欢这繁华吗?”
  “你愿意嫁给我吗?”
  手中的宝石突然变得十分沉重,从高台上坠落,宝石碎裂声清晰地传来,里面的灰烬被风带离。
  “你……何时归来啊。”
  
  
  

评论 ( 2 )
热度 ( 11 )

© 无所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