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个故事罢了

【其实是篇生贺】

【也许有很多bug吧】


【1】

  脚下的石砖早就受不住长年的踩踏,摇晃着做出无力的示威,身后一串轻快的步伐尾随着他,这声音他早就熟悉得很了,是他相处了十多年的玩伴——王耀。他的辫子现在也应该和他一样一蹦一跳的,并不知道今天又是什么事能让他这么高兴。本田菊装作并没有发现他,或者说,他在等着王耀跳到自己面前来吓他。

  “哈!小菊!”他果然一下子绕到了身前。见本田菊没有被自己吓到,他露出一个失望的表情:“为什么小菊从来都不会被吓到呢……配合我一下也好啊……”“在下会……”“好啦好啦,我知道你肯定会说这句。真是的,为什么和我在一块也要这么生疏阿鲁。”王耀放慢脚步,走在了本田菊的右侧,而又小小地超过了一点。“这是在下的习惯,一时改不过来,实在是抱歉。”他似乎发现自己落下了王耀一小截,步伐也就更大了点,好让他们之间微妙的距离消失。

  “这条路……以后就再也不会走了。”王耀看见脚边有块石子,顿了顿,把它踢出两步远。

  “毕业后也还是可以来。”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在离开这条石砖路的瞬间彻底失了声响。

  还有20天,就是高考。

  从五岁开始就一直在同一所学校的他们,第一次感受到了别离的恐慌。就像一棵枝繁叶茂的樱花树,本以为永无叶尽之时,却不得不抬头直视这棵树——几近颓芜。

  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要说出口,本田菊忽地抬起头来,嘴唇动了动,终是什么也没说,目光又锁回自己手中的提包上。

  再也没有说话。

 

【2】  

“今天中午也有三张卷子要做,啊对了,一会儿得去买几根笔芯。”他伸了伸懒腰,骨头发出“咯咯咯”的声音。辫子被解开,又系得更高了些,突然失去头发保护的脖颈一凉,很快就习惯了这份清凉。教室里全班堆积的空笔芯已经满了十几瓶,这最后一瓶眼看着也差不多快加入其他瓶子的行列了。

  “下午有一节数学课,可能会发昨天的卷子。”本田菊冷不丁提起昨天难倒全班的压轴题专练卷。王耀把手扣在身后,不知是甩了甩头发还是摇了摇头,没有看本田菊,而是径直走进了文具店。

  本田菊还是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数着地上的砖片一块一块地踏过去。鞋子与砖发出的音乐,总是与步行者的性子相差无几。

  这也是倒计时的声音。

  能陪你走下去的每一步都在不可避免地消逝。

【3】  

每节课习惯性地向后看时钟,偶尔他会撞上王耀的目光,他们总是相视一笑,又回过头去写自己的作业。

  似乎有什么不对。

  他觉得今天自己一直被人盯着,转过头去,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低头看着书本或考卷。

  似乎是希望遇上王耀的目光,他往后看了很久,王耀果然抬起了头,触到了他的目光。王耀很快地转过头去,应该说是和本田菊同时转过去的。反常的举动过后两人都在心里回想自己这么做的缘由。这点异样他人感受不出来,他们可是一清二楚,低头装作在看书,事实上墨水已经晕开了一个黑点。

  的确有什么不对,但没有人知道是为什么。

可能所有的真相都会需要一点波折。

但是谁告诉过你每件事情一定有真相呢?

【4】  

他们已经两天没有再讲一句话了。先不说本田菊本便沉默寡言,就是王耀也一直转头看看风景,也许是故意为了避开与本田菊的交流。这看起来的确很像冷战,可谁都不觉得这是冷战,毕竟他们还是一直在一块走着的,看起来不就是好朋友的样子吗?

  本田菊心里有些不安,或者说是恐慌。这样的局面会持续多久谁也不知道——可是他们只剩下十来天了。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这种事情,但多半是早上吵了架,中午还没放学就和好了,这次,他们已经整整两天没有说过话了!

  心里有些黏黏稠稠的东西,明明很想先开口结束僵局,却在看到对方的时候又硬生生压下去。

  说起来并不是很复杂的复杂心理。

  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原样?就像没谁知道今年这热得反常的夏天什么时候才能稍微降降温。

  谁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事情多半喜欢放在心里烂掉,许多早就该说出口的事情都是这样产生了永远无法解开的误会。

【5】

  炎热已经侵袭到了每一个角落,没有空调的教室里,风扇只是无可奈何地摇着头。

  春困秋乏冬眠,都是些恼人的事,夏天最缺的就是睡眠了,在温暖过度的环境下根本让人提不起做事情的干劲。

  王耀此刻正舒服地趴在桌上睡着“午觉”。边上的同学怕他起床气发作,就没打算去叫醒他,只能像以前一样等本田菊传纸条过来叫醒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从不对本田菊发火。这时大家才觉察出这两三天来的不对劲,有些和王耀关系比较好的已经在为王耀着急了,当然也有些人幸灾乐祸地坐等王耀被抓。

  本田菊和平常一样——尽管他心里的时钟十分准确,永远在上课十分钟后,上课二十分钟后以及下课前十分钟回头看时钟——往后看,以便于,哦可能是在确认自己的时间。他终于发现已经快流口水的王耀了。他从笔袋里拿出已经循环使用了不知道多少次的纸条,通过一条固定路线传到王耀那儿去。

  边上的同学在王耀起床气发作前把本田菊的纸条递到他的面前,王耀拿着纸条看了看,拿起一张纸片写了“回信”,和那张纸条一起传了回去。

  “回信”很快就再次到达了他的面前,本田菊独有的清秀字体占据了很小一片地方。

  王耀继续回了“信”……

  这节课王耀的确没有再打瞌睡,不过课还是完全没有听。这节课的收获也许远远不及一张纸条来得重要。

【6】

  困扰了两人数日的问题就因为一张小纸条而解决了。

  这有点不可思议,也正常得很,这本来就是一个没有误会的误会。

  夏日的浮躁开始扰乱他们的思绪,写出来的东西都不成样子,气得老师破口大骂。这时候大家最羡慕的就是以前那些有“铁饭碗”的人,就算完全不读也可以有一份安定的工作,多幸福。羡慕归羡慕,该写的作业还是一个字也没法少。

   本田菊的回头频率更高了些。也许是对时间的紧迫感到焦虑,他写完半张卷子就会回头看时钟。很多人都曾劝过他去买块表,他却一一拒绝。他没有说过理由,同学们也从不将时间花在这种小细节上。他们恨不得能时间静止,一天写上三百份卷子,再躺到床上睡十个小时。

  慌乱的气息已经在笔尖与考卷的摩擦声之间蔓延开来了。

【7】

  倒计时五天。

  他听着脚步声。

  王耀走在他的正前方,步伐早就失去了平时的轻快,取而代之的是焦急的踩踏声。

  

  本田菊知道自己根本不必为高考而忧心。他的父母前些天给他来了封信。

  信的内容……

  没有必要提及呢。

  

  “耀君。”

他停了下来。

  “嗯?怎么啦?”王耀也干脆停下来,这才想起自己今天还没说过一句话,这可和他平时完全不像。

  “耀君相信命运吗?”本田菊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冒出这样无头无脑的一句话。

  “我以前有学点算卦……不过命运这些的,信与不信也无法改变什么。”王耀像是想起了什么,直直地注视着本田菊。

  可能是早就适应了,或是期待着这样的目光,本田菊并没有感觉到半分不适。“是吗……”

  “其实我也算过,卦象它说,我们毕业后一定还会相遇的。”

   “只是这个卦很难令人相信啊。”他又补充了一句,转过头去不愿意继续说下去。像个赶路的旅人一样,步履匆匆地,在城市里和每一个人一起被迫服从于生活的快节奏。

  “也许,信一信也不是什么坏事。”

【8】

  倒计时三天。

  王耀和本田菊约好了,这三天的温书假都互相不要对对方说话。

  他必须全力以赴。

  

  本田菊再怎么看,也记不下半个字了。自己根本没有必要和他们一样拼命。他有另一条必须走的路。

  他决定出门走走。

  

  他早就忘记了鸟鸣声是一种什么样的声音,小时候曾经听见过的花开声在上了中学之后再也没有听到过。

  他的世界被黑白色占据了太久。

  夏花繁乱之时,林叶茂密之时,虫鸣蛙噪之时……

  母亲在低声安慰自己的孩子,一群女生在一起说说笑笑。都是看起来无忧无虑的人。

  哪有谁没有半分忧虑。

  

  被新叶推下枝头的枯叶掩住了他来的痕迹。

  当作从未存在也无所谓。

  

  现在的王耀,一定在认真地对着卷子发呆。

  他可从未这么努力呢,从小就每天玩乐仍能考年段第一的他。

  应该祝愿他吗?

  祝愿他未来能够成为一个让在远方的本田菊能从街坊邻居口中听说的人。

【9】

  考场。

  本田菊的确是有打算认真考好这次考试的。他不希望王耀因为这个而对自己失望。

  他并不记得自己考过什么,写过什么。

  像个机器人一样地抄写。把脑中的东西尽数抄写进这张印了字的纸上。

  他只记得交卷的时候,自己曾想起之前和伊丽莎白的一次聊天。

  

  “其实我一直想问。”

  “本田你,和王耀是什么关系。”

  “你很在乎他,没错吧?”

  “在下和耀君一直都只是朋友。”

  “并不可能会有你想象中的感情。”

  “在下一直很直。”

  “好啦……

  “但是哦,我伊莎姐看人从不会错。”

  “不要重复之前那两人的故事了。”

  

  为什么会突然想起来。

  问心有愧吗。

 

  本田菊在坐在书桌前面对着信纸,拿起笔的一瞬间,就知道了。

  他看了一眼手腕上新买的手表。

  17:00。

  也许他需要去找伊丽莎白一趟。

【10】

   “真的要把这些都交给我吗?”伊丽莎白看着眼前一大箱的本子,不由得有些惊讶。

  “当然会有点条件。”他把信递到伊丽莎白面前。

  “我知道啦。”

  “不过,你回来的时候,可要记得再帮我带箱本子啊。”

 “万分感谢。”

 

  王耀到现在仍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莫名其妙地,本田菊就不见了。

  教室的抽屉里,放了一封只写了“再见”两个字的信封。

  就连知道本田菊去了日/本,也是同学告诉他的。

  当然,并没有人因此而撕心裂肺地大哭嚎叫,甚至没有人为此流下眼泪。

  只是失去了一个朋友。

  仅有的感情,顶多是遗憾和怀念罢了。

信纸倒是被好好地保存下来了。

【11】

在飞机起飞的那一刻,故事就结束了。

有的人早就知道了结局,有的人猜中了结局,而更多的人只是在小小的惊讶后一笑置之。

其实最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并没有人意识到这就是结局了。

每个人都妄想着长长久久缘分未尽。

哪有那么好的事啊?

按着并不属于自己的意愿,走上一条被人指好的路。

这才是你应该做的,你必须做的,你挣不开的命运。

    

你可曾抱有希望。

希望会有一个好的结局。

这种无稽之谈,在说出口的一瞬间就应该忘却了。

 

这就是一个,算不上故事的故事,它匆忙、急促的结局。

反正没有谁会为这个故事而惋惜的。

    

 


评论 ( 4 )
热度 ( 10 )

© 无所谓° | Powered by LOFTER